新版新闻网  图片网  新闻热线:029-83858180  今天是:2017-9-21

最近更新

民盟西安科技大学委员会召开年终座谈会   16-12-30     校庆筹备工作会召开  16-12-30     学校召开2016年第24次党委会  16-12-30     如何坚持民主生活会和组织生活会制度  16-12-30     李克强:部长们要第一时间回应市场主体重大关切  16-12-30     习近平:坚定文化自信 打造传世精品   16-12-30     寄语2017:中国司法进步不停歇  16-12-30     从“扶贫”到“脱贫” 一字之别凸显教育扶智大手笔  16-12-30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通过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  16-12-30     习近平对中央政治局同志提出了这些要求  16-12-30     深改组3周年:习近平的改革“金句”  16-12-30     学校召开家属区综合治理工作总结会  16-12-29     省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和省纪委驻教育厅纪检组来校调研检查党风廉洁建设工作  16-12-29     回望深改三年:“四个有利于”引领中国改革行稳致远  16-12-29     陕西通报3起违规问题 淳化农牧局纪委书记受警告  16-12-29     未录入标题  16-12-29     各单位传达学习学校第十次党代会精神  16-12-29     中央第十轮巡视公布外交部等5家整改情况  16-12-29     “材料政绩”可以休矣  16-12-29     政策保“活”、空间放“活”、成果促“活”,国务院2016科技创新“活”力全开  16-12-29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科大新闻网 > 人文西科

散打队

  1. 发布时间:2016-9-18 11:37:42
  2. 字号:
  3. 作者:张立显
  4. 来源:测绘学院
  5. 点击数:3151


一提笔,我便想,倘若此文能为我们散打队多招募些队员来,那岂不是好事?况且,我也是可以向未来的师弟师妹们作出保证的:只要大家能坚持下来,就一定会拥有防身的本领,强健的体魄和坚韧的意志,就算以后回想起来,也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

我们散打队的全称是“西安科技大学武术散打队”,组建于2006年,由1999年全国散打冠军,全国级武术裁判,西安高校武术联合会西安红拳总会会长,学校体育部的谢志斌老师执教,常年面向全校招生,专业不限、年龄不限、性别不限。我们队主要教授散打的各种技战术,包括踢、打、摔、拿等,在攻克、杀伤、制服对手的同时,还能不断地提高人体极限,同时练就快速、敏捷的思维能力和临危不乱的心理素质。

记得,我是七年前入队的。那时我刚留校做辅导员,我带的几名国防生加入了散打队,他们就来办公室向我介绍,热血沸腾地,说完还邀我一同去。我一怔,心想这怎么可能?我不擅长体育,再说这项运动也太“暴力”!不过一夜之后,我还是改变了主意:为何不挑战一下自己呢?也许是因为日子太百无聊赖,或者是渴望改变整日沉闷、忧虑的自己,总之,第二天我就跟着学生们“混”了进去。

还不错,那时我一坚持就是两年,后来停了一学期。只是等我再归队时,我发现自己实在跟不上小我八九岁的师弟师妹们了;无奈,只好逃之夭夭了——现在想起来真是惋惜!

真的,说“坚持”一点儿都不过分,因为我们的训练实在是太辛苦,所以在大家加入之前,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先把训练的情况介绍一下地好!

我们训练的地点在学校体育馆一层的110训练房里,每周两三次,每次两个小时,全在晚上。训练前,先是二十分钟热跑,不能慢,感觉气喘吁吁、天昏地暗才行;然后是做各种行进间的跑跳,大家沿着场地的对角线一个紧逼一个,随之大家喘得更急,心跳得更快,直到大汗淋漓、筋疲力尽。接着,大家可以歇会儿了——原地做压腿和柔韧性练习(俗称“拉筋”),一动不动的。虽然不用再跑啊、跳啊,可这些练习的疼痛感却令人难以忍受。一眼看去,队员们四肢紧贴着地,个个呲牙咧嘴,汗珠扑簌簌地往下滴,不夸张地说,就像酷刑。

热身结束后,训练才算正式开始;看看时间,已过去五十分钟。这是有道理的,因为散打不是花拳绣腿,要打出速度和力量,身体的各个部位,譬如关节、韧带、肌肉就要全面“热”开,所以这么高强度的热身必不可少。散打本身并不难,其动作分为单个动作和组合动作,单个动作比如直拳、摆拳、抄拳、鞭拳、鞭腿、蹬腿、踹腿等等。每学一个新动作或新组合,大家都兴奋不已,可是等到反复练习时,一个动作要快速地做上几十遍,大家只能硬撑着,直到拳打不出来,腿踢不上去。

每晚训练的最后一项是体能训练,时间不长,十分钟。先是腹背肌的动力练习和静力练习,然后是鸭型步、单脚跳、加速跑……,大家奋勇争先,加油声、欢笑声瞬间响彻了整个体育馆。就这样,等大家耗尽了最后一点点儿气力,趴在地上不动时,这一晚的训练才算结束。

那几年我就是这样坚持下来的;但与其说是坚持,倒不如说是自我强迫。因为不管练多少次,每次进训练房之前,一想到气短胸闷、全身酸痛、头晕目眩、精疲力竭,我心里就发颤。……回去吧?这么一想,心头的确轻松一下,可紧跟着一种挫败感就会马上袭来——如果这点儿困难都害怕,以后还能做什么呢?默默地想着,我又义无反顾地奔了进去。

训练虽苦,不过效果却是立竿见影。就拿我来说吧,刚练了两个月,就轻轻松松夺得了校田径运动会教工男子组跳高和三千米长跑的前三名。更可喜的是,体格强健了,我的精神劲儿也来了,再也不像以前那么沉闷、忧虑,走起路来也觉得浑身是胆!所以无论何时,我都感谢着散打队,因为在生命的高峰上,它曾引领我挑战了新的高度,抵达了新的境地。

我们的队员来自不同的学院和年级,并且出乎我的意料,其实大家一点儿都不“暴力”:有的张扬好动,有的朴实腼腆,心眼儿也都是一样的“直”——专门来散打队找“罪”受,这还不直吗?我们队里也不乏女生的身影,她们一点儿都不娇弱,叫喊声甜美而坚强。队员们朝夕相处,训练时,大家一起流汗,一起加油;休息时,大家松垮着身子,围坐在地板上嬉笑说闹;走出训练房,大家又亲密无间,互帮互助。渐渐地,散打队成了一个温馨的大家庭,而这一切要归功于我们的师父。

按照武术的传统,我们称教练谢志斌老师“师父”,而他也无愧于一位“师父”。师父比我大四五岁,体格强健,六岁起就开始习武,夺得大大小小的奖项不下三十余项。师父虽是习武之人,可性情体贴、温和,和大家相处地十分愉快。他常常教导我们说,“未曾学武先学礼,未曾习武先习德”,所以除了耐心、严格地传授大家技艺之外,他还特别注重在一点一滴中培养大家的“礼”与“德”,尤其提倡互助互爱,所以要是谁遇到了困难,师父就会带领大家一起伸出手来。另外,师父还特别关心大家的学习,如果谁挂科了,就会被立即暂停训练,罚到场边学习去。

时光荏苒,散打队每年都会迎来许多新队员,也会送别许多老队员,大家在这里学到了很多,拼搏、坚持、尚礼、友爱……,这些都是生命中的财富。每次在学校碰到师父,他都会向我提起曾经的老队员们,说他们现在事业有成,发展得都相当不错。言语之间,师父是一副高兴、自豪的神情。……是啊,敢吃苦的人,又有什么做不好呢?以前在队里时,师傅就格外“关照”我,现在他还常常叫我归队训练,可我一听,心里又是一阵颤。

如今,我再也没有勇气奔进那间熟悉的训练房了,不过我还是喜欢从它旁边经过。清清的夜色中,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看到队员们坚持的身影,听到队员们铿锵的呐喊,我那颗渴望挑战的心啊,瞬间又被鼓动起来了。




 友情提示: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 编辑:文馨